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承德之窗 >> 婚嫁网 >> 生活 >> 两性 >> 浏览婚嫁

甜美的爱情,从出生时就已注定!

2017年04月30日   作者:佚名  来源于:不详   点击:

  唐婉照和张子翔的缘分已经不是“青梅竹马”四个字可以形容:他们俩竟然出生在统一家医院的隔壁床。十多年后他们上了统一所高中,但是面对子翔的告白,唐婉照并未接受;转眼又过了几年,他们再次在统一家单位碰面,这一次她终于接受了他的寻求。

  出生时的缘分

[URL]227f5d40369afa2263fb9ffa560ca986.jpg

  我和子翔的缘分要从出生那天说起:我只比他晚出生两天,我俩的母亲入住统一家医院,统一间产房,他在我的左手边,我在他的右手边。后来他常常开打趣对我说:“告诉你唐婉照,其实我从那时候就看上你了,你就是那个爱哭鬼!”

  其实我才不是爱哭鬼呢,我问过他妈和我妈,她们都说其实他才是爱哭的那个。

  虽说我们的怙恃在统一个国企体系工作,但是两家人说不上熟识,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妈妈们就各自出院了,我和子翔天然也没机会再接触。

  没想到,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又晤面了。

  那时候,我是班里成绩最好的门生之一,他却是个淘气鬼。先生带着我和另一个成绩好的女孩去他家里家访。见到他爸后,先生半开打趣地指着我和那个女孩问:“唐婉照和苏菲这两个孩子,您认不熟悉?成绩都很好,也很听话。”

  谁知他爸思考了片刻,道:“唐婉照……唐婉照……这孩子我有印象,不就是出生时,和我们家子翔住隔壁床的那个孩子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和子翔都愣了,先生也很惊奇。

  那天家访结束之后,我回家马上问了我妈,她问过了子翔和他怙恃的名字之后,告诉我:“他爸爸说的是真的!你们俩的生日只相隔两天,就住在隔壁床,我们两家人还说过不少话呢!”

  我吓了一跳,第二天在黉舍见到子翔都躲着走,觉得特不好意思。

  好在子翔坐在最后一排,我坐在第一排,相隔很远,平时也没什么机会打交道。但是几天后,一个女孩笑哈哈地对我说:“唐婉照,张子翔喜好你!”

  原来他给我写了封情书,却不敢给我,一向藏在草稿本里,后来连本身都忘了。一个女孩找他借草稿本,他就借了,这女孩看到情书后又传给了其他人,如今全班同窗除了我都知道这件事了!

  听那女孩说完,我顿觉脸上发烧一样平常,热得快冒烟了,一下学就大步流星地往家走。谁知到了楼下的时候,忽然被一个声音叫住:“唐婉照,你等等!”

  我一回头,发现身后站着张子翔,路口还有几个同窗在路灯下探头探脑地张望。“你有什么事?”我又是难堪又是发急,不好意思地问。

  他两步走上前,往我手上塞了个东西。我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传说中的那封信!就像接到烫手的山芋一样平常,我敏捷把这封信塞还给他,然后兔子似的一溜烟跑回家了。

  如今我特遗憾没能看到那封“情书”,追着他问:“你那封要给我的情书呢?我还没看过呢。”“早不知道放哪儿去了,谁要你当时不敢收!”他笑着说。

  这封信的内容虽然是“公开的隐秘”,但是对我而言已然永久成谜。

  铁轨旁的约会

  高中的情书事件之后,我和子翔就再没什么交集,各自卒业去了不同的大学。然而,命运仿佛兜了一个圈:几年之后,我们竟又在单位碰头了。

  早在高中同窗聚会的时候,他的铁哥们就过来替他表白过:“唐婉照,子翔说他还喜好你,你能不能给他个机会啊?”

  那时还在上大学,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打着太极把场面圆了曩昔。

  卒业后在单位相遇,他又开始了对我的寻求。我想:可能这就是缘分吧,逃也逃不掉。于是我留心观察子翔,把他当作将来男朋侪选来考察。最终,有件事让我下定决心接受他。

  那天,他陪我牵着我家的小狗欢欢散步,欢欢是只小京巴,分外可爱。我家住在铁路附近,我看到欢欢跑到铁轨附近玩,却没有警觉,再一抬头,火车已经来了!

  我吓得大声叫:“欢欢快回来!”它却充耳不闻,仿佛被吓傻了,愣着不动。

  我很想跑上去救它,但是看着飞速而来的伟大的火车头,又很害怕。这时,子翔一言不发冲了出去,抱起欢欢就跑,火车呼啸而过,我顿时喜极而泣。那一刻,看着怀里的欢欢和隆隆而过的火车,我忽然觉得子翔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这么多年曩昔,我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他已经从当初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了。他应该值得我寄托。

  我正式接受了他的寻求。2006年,我们走入了婚姻的殿堂,2007年底有了孩子,统统都特别很是顺利。而考验就在我们最惊惶失措的时候到来:2009年4月,儿子丰丰得了急性病,在我的怀里忽然就没了呼吸。

  我和子翔吓得帮丰丰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打120。救护车来了,把丰丰送到医院,这一抢救就是二十多天。其间,大夫下了3次病危关照书,我签字的时候控制不住地手抖,连笔都握不住。

  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是子翔用他的顽强支撑了我。他抱着我说:“别怕,我们的孩子肯定能保住!你万万不能垮,我们垮了丰丰还能寄托谁呢?”

  我缩在他怀里,感觉到他也在发抖,可是耳边听到的却全是他给我的安慰。一刹那,我忽然分外庆幸,庆幸我选择了他,庆幸有他在我身边。

  心诚所至,丰丰被大夫救了回来,如今已经恢复了健康活泼,而我和子翔的感情也更深化了一层,丰丰生病之前,我和他的不少矛盾临时间也消散得无踪。

 

  倍加爱惜的情缘

  在子翔小的时候,他父亲经常出差,可以说他是被妈妈带大的。所以他对妈妈的依靠性很强,生活自理能力也很差,凡事都交给妈妈作主。每次我和婆婆有了矛盾,他都没能扮演好和谐者的角色,而是一味地站在她的角度指斥我。

  这一点曾经让我无法接受,但是经过丰丰生病事件之后,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最紧张的,紧张的是我们相爱,我们可以走下去。

  丰丰生病的时候,全家人非常连合,但是随着丰丰慢慢恢复健康,种种矛盾又开始浮出水面。2010年10月,我和婆婆又起了冲突:丰丰不听话,我打了他几下,婆婆不依不饶地指斥我不该打她的孙子,但是孩子不教育的话怎么能知道对错呢?为了孩子的教育方法题目,我俩几乎吵了起来。

  这一次,子翔再次不假思索地站到了他妈妈那一边,和她一路数落我。想到曩昔他对我就是这个态度,从来没能成熟地和谐过一次,我顿时对他很是失望,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我和婆婆的题目,归根结底照旧子翔不够成熟造成的,假如他每次都能帮我们及时沟通和调解,我们之间的矛盾也不会滚雪球一样平常越滚越大。

  回了娘家岑寂了几天之后,我咬牙对他提出了离婚。子翔也许被吓到了,到我家来道歉:“婉照,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保证以后多考虑你的感受,和谐你和我爸妈的关系,你不要脱离我好不好?你走了丰丰怎么办?”

  听到他作出承诺,再加上实在舍不得他和儿子,我又跟他回了家。我想起谈恋爱的时候,我们经常吵架。我妈看我们吵得厉害,就说:“我劝你们去算命老师那儿算一算,假如八字不合就别谈了,省得吵。”我俩一听,还真去了。谁知算命老师说:“你们俩是三世情缘,曩昔三世都没能在一路,这辈子想分都分不开的。”

  “那我们为什么老是吵架呢?”我问。 “你们俩都属鸡,不吵架才怪。”算命老师半开打趣地说。我想,或许这位算命老师的话也误打误撞地有几分道理,我和子翔的缘分的确很深,我们都应该更加爱惜才是,离婚这种事照旧不该说出口,小吵小闹其实并不妨碍我们白头到老,对吧?


上一篇:遇上好女孩,我不再当花花公子!

下一篇:老公用柔情治好了我的产后担心症!
美女视频
生活百科
网友评论
今日热点
大家都在看